vvzms  t    zhu紫 水 晶 奇 案qr         ■張系國rhqhqshuqrm絟朐唈躲w裾qr紆r
       
       你知道什麼是「天長地久計」嗎﹖如果你不知道,不必擔心,因為大多數的人
   都不知道它是什麼。即使知道,也不會相信世界上竟有這樣的東西。
   
   杖妒膘鴗蚇薴F。
   
   杖妖u是棘手的案子。陳警官對著沙發椅上直挺挺僵坐的胖子發愁。H埠道上的兄弟
   只要望一眼,準知道胖子是誰。他們尊稱他為「鬼見愁」,可見有多麼怕這位閻總
   經理。但是現在「鬼見愁」真正應驗了,從此,人見了他再不必發愁,除了一個人。
 
      「餓死的﹖」陳警官喃喃自語。「有沒有搞錯﹖老吳,你昏了頭吧﹖他怎麼可
   能會餓死﹖」
   
     吳驗屍官搔搔頭說:「的確不可思議,但他肯定是餓死的。」
   
     陳警官俯身仔細觀察面帶愁容的胖子。「鬼見愁」閻總經理竟然餓死了﹗傳到
   江湖上真是一大奇聞。奇就奇在他並不是餓死在深山裡或荒島上,而是在……
 
    均u我也不能相信,一個人竟然會餓死在餐館裡面。」吳驗屍官繼續說:「滿桌
   好菜,他居然餓死了。」
  
      「可是他看上去仍然那麼肥胖……」
   
    均u人不必瘦成皮包骨才會餓死。他真正的死因是心臟衰竭,三天不喫不喝就會
   這樣死去。」
  
    均u那麼不僅是餓,而且是渴。」陳警官拿起桌上半瓶啤酒,放到鼻子前嗅一嗅。
  「在最豪華的餐館裡竟然饑渴而死,桌上的酒菜都沒有喫完。老吳,你教我怎麼辦
   呢﹖」
  
   杖壯d驗屍官雙手一攤說:「我不知道謀殺他的人有什麼通天本領,這招實在太
   狠毒、太厲害了。」
   
   杖坐@言驚醒夢中人,陳警官想起自己的職責,板起臉對站在金龍廳門口的屬下
   說:「餐廳經理呢﹖叫他進來問話﹗」
 
   尾\廳經理滿臉惶恐述說經過:「閻總是我們五月花的常客。今晚是林總作東
   宴請閻總,大概是慶祝他們兩家公司的合作吧。菜上到一半,閻總去廁所,沒想
   到……沒想到就這樣去了。我可以保證,本店採用的肉蔬原料一定新鮮,絕對不
   會有食物中毒的事情。閻總來過多少次,都沒有發生這樣的問題……」
  
  杖均u我知道。」陳警官不耐煩,打斷餐廳經理的話:「誰最先發現屍體的﹖」
  
  杖均u是唐副理。閻總在廁所裡久久不出來,唐副理進去看,才發現閻總不幸已經
   仙逝。」
    
     妣藎ぎz是個高瘦的青年,態度相當鎮靜。「閻總一向有血壓高、心律不整的
   毛病,身體不是十分好。所以他去上廁所十幾分鐘不回來,蕾貝卡不放心,要我
   去看。」
   
    均u誰是蕾貝卡﹖」
   
    均u她是閻總的女秘書。」
   
    均u所以你就進廁所去看,然後呢﹖」
   
    均u我發現閻總倒在地上,就把他抱出來,放在沙發上,像現在這個樣子。這時
   我發現他呼吸已經停止,也沒有脈搏,就知道不妙了。」
   
  杖均u所以你去報警﹖」
   
  杖均u不是我報警的,是林總。」
    
   杖孛G小的林總被喚進來時,眼眶還是紅紅的。「真是不幸,老閻和我才談妥合作
   條件就出了事。早知如此,就不急著和他談合作了。」
  
  杖均u為什麼﹖」
   
   杖妒L總欲言又止,半晌才說:「不瞞你說,老閻身邊有些人不贊成兩家合作,生
   怕影響他們的前途。譬如說金副總,就是反對合作最大聲的一位。」
  
  杖均u唐副理把閻總經理抱出廁所,發現情況有異,為什麼你去報警,而不召喚緊急
   醫療隊﹖」
 
      「因為那時候老閻已經死了,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他。我懷疑有人謀害他,所以主
   動報警。」
   
   杖坐U一個被問話的金副總卻矢口否認反對兩家合作。「笑話﹗雖然名義上說是兩
   家合作,其實是倭林被我們喫掉,我為什麼要反對,合併之後,H埠整個都成了我們
   的地盤……」他發覺說溜了嘴,連忙改口,「就是說擴大營業範圍啦。最不利的當
   然是倭林那一票人,可是他又無力反抗,只好乖乖就範。如果有人要害閻總,我看
   最有可能是倭林。」
   
   杖妊怮嶀@個被問話的,是「鬼見愁」的女秘書蕾貝卡。陳警官見多識廣,很快就
   看出這位打扮入時、戴著紫水晶戒指的美麗秘書地位非比尋常,而且同時也和唐副
   理暗中熱戀。他詢問完參加晚宴的七個人,迅速做了如下的分析:
   
   杖妣堛L:公司將被「鬼見愁」喫掉,有理由懷恨在心。
   
   杖妣堛L的三名部下:無足輕重,至多是打手角色。
   
   杖妒鱁そ`:「鬼見愁」的主要副手,合併可能對他不利。
   
   杖岐◢岩d:「鬼見愁」的情婦,暗中和唐副理打得火熱。
   
   杖妣藎ぎz:為了情人,有動機殺害「鬼見愁」。
   
   杖圻P桌七人倒有四個人可能是兇手,「鬼見愁」人緣之好可見一斑。陳警官不禁
   對自己辦事效率之高、頭腦之清楚深感佩服,但沾沾自喜之餘,看到沙發上直挺挺
   僵坐愁眉苦臉的胖子,又不免困惑起來。
   
   杖壯Y使有兇嫌、有動機,若是沒有犯罪的證據,又有什麼用處﹖誰能在短短十幾
   分鐘裡,把一個人活活餓死﹖
   
   杖圻p果兇手使用槍枝刀繩,都還找得到證據。餓死人找得到證據嗎﹖沒有證據,
   如何能夠破案﹖
   
   杖孚Q到這裡,陳警官又開始煩惱。這個案子太不可思議。但是愈是困難的案子,
   愈激發陳警官的鬥志。他的長官給他的評語是,他有旺盛的企圖心,在面對困難的
   時候更加鬥志昂揚。
 
 儂杖妊紕筒x仔細推敲幾名兇嫌的言談舉止。嫌疑最大當然是唐副理,他是發現死者
   躺在廁所裡的人。但他究竟使用什麼方法,能讓「鬼見愁」在短短十來分鐘內餓死﹖
 
     妊紕筒x想到唐副理、他的情人蕾貝卡、她手上的紫水晶戒指,突然心念一動,
   整個人竟跳了起來。
     
       天長地久計﹗對了,怎會沒有想到這個寶貝﹖
   
   杖坐G十世紀末葉,有位物理學家發明了這個轉移主觀時間的裝置,他稱之為天長
   地久計,也透露這位物理學家浪漫的性格。天長地久計讓人能夠貯存自己的主觀時
   間,再挪到適當的時機運用。
   
   杖岌揭p無聊的時候,不妨把多餘的時間存入天長地久計,讓時間過得快些,一小
   時變成一分鐘。等到忙碌的時候,就提出貯存在天長地久計裡的時間,一分鐘可以
   變成一小時。
   
   杖妊o位物理學家在設計天長地久計時,想到的是渴望長相廝守的情侶,不幸後來
   壞人利用天長地久計來剝削窮人的時間,轉賣給富人,遂使富者時間更加充裕,窮
   人謀生更加困難。「均時黨」因而出現,在均時黨人不斷抗爭後,天長地久計終於
   被列為禁品,和原子彈一樣成為博物館內的陳列品。
   
   杖妊紕筒x小時候在博物館裡看見過天長地久計,它像一顆巨大的紫水晶,水晶體
   裡面曲折反射著貯存的光陰。他那時候就驚訝一顆紫水晶竟有這樣的魔力,讓擁有
   者能掌握無限光陰。
   
   杖岐◢岩d手上的紫水晶戒指,令陳警官聯想起被禁的天長地久計來。但是,蕾貝
   卡的紫水晶戒指該是「鬼見愁」閻總經理送的。以「鬼見愁」的惡勢力,不難弄到
   這天長地久計。那麼閻總經理的忠心部下以及他的對手倭林,說不定也擁有天長地
   久計﹖究竟是誰謀殺閻總經理,仍然有多種可能。
   
   杖妊紕筒x突然面露微笑,對屬下說:「去,將所有的嫌犯都帶來這裡。」
   
   杖坐ㄓ@會兒,林總經理、林總的三個部下、金副總、唐副理和蕾貝卡,都回到餐
   廳的金龍廳裡。陳警官指著沙發上愁眉閉目的「鬼見愁」說:
   
    均u各位,我知道誰是殺害閻總的兇手了﹗」
  
  杖均u是誰﹖」「誰﹖」「哪一個呢﹖」眾人紛紛焦急問道。陳警官不慌不忙指著
   大廳中的一個人說:婁
   
    均u就是你﹗」     

請不要偷看以下的結局﹐否則眼睛會瞎掉﹗如果忍不住偷看了﹐趕快用薑汁洗眼﹗

【讀者的結局】 by 范盛泓

【作者的結局】 ■張系國

孝龤G「天長地久計」首次出現在<夜曲>這篇故事中,造就了一位寂寞的女郎和一名 收購時間、找尋人生之謎的計程車司機間一段奇緣(詳見張系國《夜曲》一書)。

返回張系國的文學咖啡屋